《晁盖》高清在线观看-剧情电影-天龙影院

剧情电影 晁盖 第1集

简介

刘信义 刘信义,郑浩南,冯淬帆,杜玉明 剧情电影 大陆 2011 查看整部剧情
正值麦收。一望无际的麦田,晁氏家属由老例举行祭神仪式,祈求赐予麦收的好气候。晁家是郓城县屈指可数的大户,拥有上万亩良田,还策划着巨大的地下买卖业务。兄长晁文当家,生性暴躁;兄弟晁盖遇事果决、缜密,凡事多要倚仗他。兄弟俩性格虽迥异,但感情甚笃。本年天时倒霉,难有好劳绩,晁盖乐不起来。就在晁文擂响开镰大鼓时,有人跑来向晁盖转达,晁盖带几个庄客急遽赶往失事地点。寻衅滋事的是另一大户黄凤鸣的公子黄达。黄凤鸣城府极深,作风倔强。黄家与晁家地界相临,晁盖赶到时,黄达带人将界标往晁家一方挪了几十米,正用大锤往地里钉。如许一来,晁氏家属将丧失上百亩良田。地皮是命根子。晁盖不由辩白,拔出界标搬回原地。黄达年轻气盛,不料晁盖棋狠一招,掐住他脑袋当锤子,硬是把界标一下下砸进地里。黄达瞎了一只眼,脑袋变成了烂柿子。一个月之后,晁文费钱活动,晁盖得以出狱。走出牢门,一辆豪华马车在表面等着他。兄弟俩乘坐马车路经旷野,麦子已经收割殆尽,打谷场上伫立着麦秸垛。晁盖下了车,亲眼见到界标仍旧竖在原地,这才放心。晁文以为黄家不敷以与晁氏家属抵抗,晁盖不置可否。晁文没想到,晁盖会让他再捞一个牢友出狱。所谓牢友,着实只是在晁盖出狱前一天才见到的。放风时间,此人秘密出现,向晁盖透露本身把握一笔发大财的交易,互换条件是晁盖把他弄出大牢。几天后,当谁人长着乱蓬蓬红卷发的脑袋从监狱大门冒出来的时间,晁盖正站在劈面等着他。这人叫刘唐。刘唐当过兵,不肯干,逃到了郓城地界,事发被捕入狱。他知道晁盖为他花了五十两银子,由事先约定,他将谁人秘密的消息报告了晁盖。原来,近来将有十万贯生辰纲运往汴梁,郓城是必经之地。所谓雁过拔毛,哪怕掉点渣儿,都享用不尽。刘唐的发起被晁盖拒绝。晁盖很清楚,晁氏家属的长处,与郓城官府有着千丝万缕的接洽,他必要和官府维持某种默契。衡量好坏,他瞒着晁文放弃了这宗“大交易”。晁盖并未抱怨五十两银子打了水漂,相反还另赠五十两银子给刘唐当旅费。然后,他和晁文应邀赶赴县府。晁氏兄弟乘马车来到县府,在这里等待他们的,是知县袁某、县尉冯一刀以及黄凤鸣父子。袁知县主持这次会面的用意,外貌看来是斡旋晁、黄两大家属的抵牾,实际却是压抑晁氏兄弟。公然,借朝廷官粮吃紧为由,县府向晁氏家属加征三千石小麦。云云一来,比变动界标的丧失还要大。别的,袁知县狮子大开口,向晁家“借”现银五千贯,用作蔡太师的生辰贺礼。晁盖意识到来者不善,试图扭转被动局面,但对方已结成同盟,一同施压,晁文当场与他们闹翻,终极不欢而散。天色已晚,晁氏兄弟乘车返回。晁文仍忿忿然。晁盖觉察山雨欲来风满楼,为做好应对不测的预备,兄弟他俩兵分两路,晁盖中途下车,前去摒挡晁家在城中开设的买卖。晁家策划着郓城最大的赌馆。晁盖在这里遇到了刘唐。刘唐念兹在兹那笔大交易,留在郓城伺机而动,逛窑子、泡赌馆,晁盖给他的五十两银子所剩无几。晁盖刚付托看场子的部下提前打烊,混在赌客里的几小我私家存心口角、打斗,局面大乱。象事先计划好的一样,县尉冯一刀带人突入,以聚众滋事为由查封赌馆。与此同时,晁文乘坐的马车驶出城外。月黑风高,一枝利箭破空而至,射死了马夫兼保镖。接着,路两边涌出弓箭手,朝着车篷万箭齐发……黎明,晁家的庄客象往常一样打开庄门,惊呆了——所谓老马识途,辕马驾车回到了庄上,端坐在车篷里的晁文已经被射成了刺猬。晁盖闻讯赶到,一语不发。他知道,对方已不宣而战,本身无路可退。而这统统的幕后教唆,就是官府。在晁文的葬礼上,袁知县、冯一刀、黄氏父子悉数出现,名为吊唁,实为密查虚实。晁盖压住肝火,不露脸色。晁盖的生存原则向来是——你不仁,我不义,这时间,他已经下刻意积贮力气,给对方以致命打击。晁盖开端物色帮忙。他看中的第一人选是吴用。吴用的职业是教书老师,满腹经纶,洞彻世事,却无从发挥。在书馆里,吴用屡有惊人之举。他不讲授生四书五经,反让他们代人写诉状,赚取的外快师生四六分成,而登门求取的状人继续不停。吴用以为,历朝历代,满纸的仁义道德,一肚子男盗女娼。书生假如只读死书,却缺乏生存伶俐,真的就百无一用了。吴用与晁盖并不陌生,但不停敬而远之。他对晁家近来产生的事变心知肚明,知道水有多深,不肯轻易涉足。以是,当晁盖约请他出任师爷时,吴用拒绝了。晁盖早有预备,已经先一步买下了书馆,使吴用无处寄身。别无选择的吴用见晁盖诚实,加之久已不甘平庸,于是容许下来。吴用对形势的阐发颇为中肯,与晁盖后发制人的想法不谋而合。在生辰纲的题目上,吴用积极发起晁盖有所作为。他以为,晁盖欲与黄氏、县府同盟抗衡,必须要有财力做后盾。生辰纲本就是不义之财,取之何妨!何况——照刘唐把握的谍报——生辰纲一旦有失,事发地点地官员削职查究。既劫了生辰纲,又可让袁知县和冯一刀在灾害逃。云云一来,一石二鸟。大计已定,晁盖让刘唐进一步搜罗谍报,本身和吴用物色帮忙。由吴用的保举,他俩前去石碣村找阮氏兄弟。阮小五和阮小七正在集上卖鱼。他们从前跟吴用上过几天学,只会简单的数数儿。别人卖鱼按斤论价,兄弟俩不会算帐,按条卖。这么一来,买主反倒挤破头。别的鱼档被抢了交易,过来找茬。阮小五口吃,理论不过,两边动了武。兄弟俩一个使缆绳,一个使扁担,对方人多,却靠不上前。晁盖远远看着,内心喜好。晁盖、吴用和阮氏兄弟来到湖边,阮小二正在打渔。阮小二渔叉使得绝,扎鱼一扎一个准儿。晁盖故意摸索:“叉鱼倒是富余,痛惜旱地上没有鱼,只有人……”话音未落,阮小二嗖地掷出渔叉,擦着阮小七的头皮正确钉在树上。晁盖领导众人兴高采烈回到庄上。刘唐自诩行伍出身,认定阮氏兄弟是来充数儿的,为的是到时间多分几份儿。假如不是晁盖出头压下,刘唐和阮小五险些当场动手。按着吴用的缓兵之计,晁盖带着阮氏兄弟押运粮车来到县府,做出求和的姿态。袁知县很满意。与此同时,吴用和刘唐来到赌馆。由于黄凤鸣答应将部分赌馆收入贿赂县府,袁知县已经将赌馆交由黄氏家属策划。刘唐暗中放了一把火,吴用趁乱进入帐房,偷换了帐本。县衙里,晁盖向袁知县表示黄凤鸣瞒报赌馆的真实收入。吴用赶到,出示帐本,证明晁盖所言确切不移。知县大动肝火。晁盖乘隙表现,假如县府一碗水端平,晁家来日诰日将如数缴纳五千贯银钱。当晚,黄凤鸣被县府召见,知道偷机不成蚀把米。无奈,第二天,他预备了五千贯现银,由黄达押车运往县府。晁盖等人早有预谋。半路上,黄家的马车被阮小七作怪弄惊了,撇下黄达和庄客狂奔而去。远处,刘唐和阮氏兄弟正盛食厉兵,预备拦截惊马。眼看马车奔到了近前,刘唐逞能,抢先去拽缰绳,反被惊马拽倒拖着跑。假如不是阮小五技艺矫捷,礼服惊马,刘唐就惨了。由此,他俩握手言和。接下来,他们偷梁换柱,把黄家的箱子换做千篇一律别的几个箱子,然后赶着本身的马车满载而去。黄达带人追上来的时间,惊马正在路边清闲地吃草。他们以为有惊无险,继承一起来到县府。晁家的车已经等在那边。县府开箱验收,晁家是货真价实的五千贯现银,黄家却是假银真铜。黄家失去了县府的信托,同盟干系开端松动。黄凤鸣知道统统都是晁盖从中布局。为挽回颓势,黄氏父子计划欲杀晁盖。晁盖已经听说黄凤鸣也要对生辰纲动手,决意将计就计,撤除绊脚石。黄凤鸣假冒媾和,约晁盖外出狩猎,同时被邀的尚有袁知县、冯一刀。麦子刚割完,旷野一望无际,正是打兔子的好时间。一行人手持弓箭,排成扇形搜刮进步。不时有兔子惊起,仓促而逃。晁盖的射术难以阿谀,黄达却箭无虚发。渐渐地,为首几人撇下侍从,进了一片林子。队形散了,晁盖始终与时知县、何涛跬步不离。黄达和两名刺客隐在树后,对准了晁盖。与此同时,提前匿伏在林子里的刘唐已经对准了知县,并抢先突施暗箭。由筹划,晁盖及时掩护了袁知县,冯一刀却被射中肩胛。众人困绕了现场,搜出刺客,当场交代是受黄达教唆,而伤人那枝箭确是黄家的无疑。黄氏父子弄巧成拙,有口难辩。眼看统统就要大功告成,却突生变故——刘唐被一条蛇吓得从藏身处钻出来,被当作刺客捉了起来。形势急转直下,晁盖也只得再做图谋。生辰纲即将抵达郓城境内,晁盖等人和黄氏父子分别紧锣密鼓地筹办。麦收方才竣事,劳绩欠安,但还要象往年一样举行祭神仪式,祈求来年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。仪式过后,道人为晁盖占卜将来。晁盖本不以为然,但道人所言也并非空泛。尤其说到斗极七星夜坠晁家屋脊,必有繁华,晁盖暗自称奇。道人是公孙胜,云游四方,消息灵通。据他相识,为寂静押运生辰纲,梁中书久有存心,除了密令沿途府县帮忙之外,还明修栈道、暗渡陈仓,派先遣职员大张旗鼓扮作押运步队,着实真正的生辰纲却在背面。由这一环境,晁盖和吴用及时对筹划做了调解。黄氏父子却仍旧蒙在鼓里。这天的城外荒郊,当先遣队出现的时间,事先匿伏在这里的一群蒙面人杀出。不料,反被早有预备的袁知县与冯一刀带兵困绕。原来,晁盖提前向县府转达——有人要犯上反叛。当发明是黄氏父子所为,晁盖佯装惊奇,而知县和冯一刀则急于向押运官注解态度,当场下令重办。黄达与冯一刀火并而死。晁盖亲手将射死晁文的雕翎箭戳进了黄凤鸣的胸膛。